夏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开玩笑的。


你好这儿圈名夏目云w

昵称的话随意x

最近正深陷于凹凸/弹丸/小英雄的坑内出不来...

重度晕车,拒绝cp中单方面性转,雷点是生子


只是一个相当话废的文手而已。

谢谢!!!我超级感动的呜哇qwqqqqq

临江闻词罄竹书.:

夏目云生日快乐!!我摸了一天的文和画你瞎几把看看就好了不要深究里面的bug嗳嗳嗳算了吧就这样了礼物的话开学就给你带过去在此之前先保密哦!好啦。以下是给我的宿敌敌夏目云@夏目云 的奇怪贺文。三视一视疯狂乱七八糟切换也许还有病句错字等请务必不要在意!!!以上OK的话那么请开始看吧!


清晨的第一缕带着特殊香味儿的阳光透过嫩绿新叶之间的缝隙散散飘落在泥地上,又消失了。同样生长在黝黑土壤的还有娇艳的花朵同似是与生俱来携带着幸运和美好的精灵。

它们共生于此,大概也消亡于此。

淡金色的长发随她的跑跳而跃动,祖母绿的眸子里也好像只剩下纯粹的——的什么?谁也不得而知。透明而又像银丝编织的巨大翅膀也相应在她的身后轻轻张合。
她是上帝赐予我的宝物。我这样认为。

今年是我这个不知名的境地徘徊的第三个年份。我并不明白自己是如何到这里的,更不晓得如何走出去。于是我只好求助于她——一个不谙世事的精灵。

最令人头疼的是我和她并不能沟通。语言也许是我们之间最大的隔阂。
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生存下去。我只需要跟在她身边,同她一块玩乐以便获得能够维持我生命的食物就好了。
也许她只是缺一个玩伴?我暗自猜想着。因为她看起来并不像是会加害于他人的恶魔。

好啦——我现在需要去陪伴我的小精灵了。当她沐浴着暖光并接受它照耀在她长长的泛着金光的睫上且露出她的小虎牙时,我更确定了那个念想。

就算是要永远呆在这里。只要有她在——好像也能够接受哦。




2017.8.4 桃宁

是A君的人设图。


p1旁边糊的白色那一块后边是乱七八糟的乱入线条。




其实最开始发型服装面部是分开画的...。
导致我现在觉得最开始画的咋那么好看开始嫌弃人设图了...。
后面有时间会试一下板绘!

轨道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随便看看吧。大中午睡不着的产物。

•原创。可能有无意识的借梗。侵删。

•小学生文笔。

•可接受的话……请往下拉吧x








A君正在计划着自杀。

她还只是个初中生,但她已经自以为看尽了世间的险恶。

虽然这么说听起来只像是中二少女的言论,但实际上——班上的同学们为了小事互相勾心斗角,为未来的虚以委蛇摩拳擦掌;家长的过度爱护与孩子的渴望自立时有冲突,互不理解铸成一堵高墙;老师试图施以关心,即便如此也无法解决将近全班的心理问题。

这是世间常态,A君知道。但知道归知道,她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现实的社会。她梦想的乌托邦恐怕是无法被旁人理解并接受的吧。

就算是对于自己,A君也抱持着厌恶的态度。脾气不好,猜忌心重,每天阴沉着一张脸,对别人伸出的援手视而不见。

这样的话,还不如死了好吧?某一天A君想道。

说做就做是她的优点,尽管在这件事上并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

她开始计划死法,最后选中了躺在火车轨道上被碾死。接着便开始准备些小道具:绳子,眼罩,耳塞——防止自己听到火车鸣笛,看见火车驰来时萌生退意逃跑。

真是的,都想着要自杀了还去怕东怕西,自己果然是个垃圾啊。她嗤笑自己,拉上拉链背着包朝最近的火车站走去。

A君绕了条小路,踏着疯长的杂草,从低矮栅栏上跳过,走到了离车站有相当一段距离的一条轨道上。

她哼起了歌——并不是为了即将到来的死亡而庆祝,反而是在为自己壮胆。

首先对着绳子犯了一会愁,最后选择了将双手双脚都捆住的绑法;结果在艰难地打好结后又想起来自己还没戴上眼罩和耳塞,又不得已挣扎着解开了绳子从包里找出了那两个小物件,然后把包扔远了些,重新给自己绑上绳子,在铁轨上躺了下来。

眼前一片黑暗,耳边也失去了平日里市井的喧嚣。A君放松下来,专心等待即将来临的死亡。

等了好一会都没有痛感。A君后悔起自己忘了去看列车时刻表,拉长了等待死亡的时间,说不定自己还会因为等太久了而反悔起身。

于是她放任起思维,以发呆的方式熬过死亡前的最后时光。

第一个跃入脑海的是她的闺蜜。她和A君的三观并不是很合得来,是一个利己主义者,觉得人不为己就是天诛地灭。

但她独独会为A君着想,凡事都先问问A君的意见。

接下来记起她暗恋了三年的一个男孩。和她不是同年,比她大了一岁,虽然有张好看的脸平日里却总是说粗话,开过分的玩笑,她相当反感这一点却什么也没说。

仔细一想,他不会对别人这么做呢……难道?

她又想起了父母。他们总是吼着命令她,要求她参加补习班、多出门玩、不要封闭自己、再加件衣服......让她烦不胜烦。

可幼年时,还没有现在富裕的他们曾牵着自己的手去游乐园,再昂贵的项目也没有抱怨半分,只是笑着、笑着。

A君忽然闻到了楼下小巷里面包店的甜香——只是幻觉而已。那家店的老板总喜欢给别人优惠,也不知道是怎么维持不破产的。

什么啊……死前尽想这些幸福的事。明明是因为绝望才来自杀的啊……

真是的……拖到现在不想死了。

说做就做是她的优点。















不远处响起了火车的鸣笛声。

一列红漆皮的火车飞快驶过,在这一站停下。

推挤着的旅客中无人怀疑为何火车的底部像是新刷过一层红颜料。







不要问我起的是什么鬼标题。

「云梦双杰」如潮如汐.(一)

阿词你开了坑要记得填完啊——

临江闻词罄竹书.:

先高亮一下非友情向.非友情向.
准确的说应该是江澄单向箭.

历史时间线BUG多未修改以后可能会重修.

刚开始可能会很迷在写什么玩意稍微看到后面就可能没有那么乱了.大纲混乱请见谅

以上,大概就是这样没错但是到后期我也不能确定应该就这样不喜欢或者雷的请不要点开谢谢配合.

最后.周更.还短.小学生文笔.民国paro.介意莫观.

———————正文分界.


当江澄迷迷糊糊从床榻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没有什么光亮的不大房间却是收拾的很干净,生活用品和家具不多,但是依旧都是摆放整齐。
他想起来自己今天份的碗好像还没洗,于是迅速的想从床沿下到地上。不过他没料到一点----昨日跌至水槽旁的腿,依然还在提醒着他现在还暂时可能是个半残。

当江澄正准备忍着疼顶着他那张皱成一团的脸儿下床时屋外几声嚷嚷传入他耳内,其悲惨凄凉之程度几乎让江澄以为摔到腿的不是他江晚吟而是魏婴了。

「师姐,师弟他真的走不了路了吗!那要怎么办阿师弟他现在…」

江澄一脸宽慰。

「…日益渐重我以后可背不动他阿!」

江澄表示某人果然还是一样的人模狗样顺便提着前几日捡的小树枝也顾不上腿上的伤就冲出去准备找魏婴决一死战了。

结果就是魏婴一脸苦大仇深戚戚惨惨凄凄拽着江晚吟那刚刚拿去给江厌离打上补丁的布裤,(看似)诚恳的道歉「师弟,我的好师弟,是师兄我错了我明个儿就给你…」

然而江澄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开裂了。

江厌离只身立于缝纫机旁笑而不语。

—————

江澄和她姐姐江厌离是在一个雨夜被送到孤儿院来的。

民国初期时候的孤儿院少得可怜,也亏的那家人千辛万苦找来了。这是院长告诉他们的。顺顺带还提了那夜的雨任何之大,形情如何之可怖。
院长又在编故事吓人了。这是当时跑去偷听的魏无羡听这里时得出来的结论。

但是院长其实没有唬人的是,他们俩姐弟被送来时确确实实是携着的九瓣莲花状的银质坠子,上面刻着两人的姓名,江澄的还给了个字——江晚吟。上面纹路精致,一看就知是甚么大家族的东西。还给了院长一大笔钱,让他好生待着那俩姐弟。后来的确是这样,院长本就心善,对江澄和江厌离更是格外上心。

只可惜孩子送都给送过来了,这家以后再是如何有钱有势,也不干他们什么事了。

犹记那年江厌离才不过快九岁,就知道如何把她那六七岁大的弟弟照顾的好好的。就连有时他弟弟问她些刁钻问题,她也能答的十分完整。有时候江澄问她「为什么一直没有看见爹爹阿」,她也只道「爹爹去做官啦,很快就会来接咱们的。阿澄,莫急。我们再等等。」

这一等,就是十年。


其实刚来这小院里的时候,江澄是过的很艰难的。
这不能怨谁,只得怪他的性子生来这般,脾气不好又烦的与他人亲近。再大一点的时候几乎只是随江厌离每日去扫扫庭院或是饭后艰难无比的踩着个小凳子收拾桌上的残羹。当然,每个小孩都要干这些工作。

这种既不合群脾气差又不合群的新人肯定是得给点颜色瞧瞧,让他知道到底该怎么与人相处。
这是温晁当时的想法。


民国一九一四年.

江澄龄刚满八,江厌离也十一了,算是院中年纪较大的孩子了,故时常被院长的妻子安排去出外买菜,或是带些东西回来。

那日白天,江澄天刚亮便醒了,扭了脖子发觉对面小床上的阿姐大概早已是有出门去了。翻个身起来后就踏出了门,往柴房去了。他记得,昨日姨娘告诉他今天的工作是那一小堆柴。
着实是比他人都轻松不少,他明白。

当他刚踏入门内时,就觉得有什么不对了。

三五个人影重接而至,揉揉眼睛望了望才明,原是温晁和院里的其他男孩子。江澄看他们个个面露得意之色却不得知到底是为何,只是平日里本就不对付的很,现在相见可谓更是没什么好话。当即就开口问了一句:“你们课业都完成了?真是闲的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