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开玩笑的。

你好这er夏目云w

本命很多墙头也多,最后都会回来。

重度晕车。拒绝违法行为——包括不限于监禁梗、恋童癖等。


是个一开口就会冷场的三流文手

【佣杰】捡娃有风险,收养需谨慎

•是佣杰!

•养成年下

•题目是什么我不知道






八、
“你最好跟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奈布冷冷地道。

杰克皱眉,“怎么说话的,没大没小。我不就来出个差刚好遇上你吗?”他敲敲抵在自己腰间的金属制品,道:“把你的枪拿开,冷冰冰的硌得我腰疼。”

“谁出差是来杀人的啊?”奈布果真把枪放下了。他低头看着杰克的披风——上面浸了血,一半是委托人的,一半是杰克的。

手电筒的灯光在他们四周扫来扫去,唯独漏过了他们所处的这小巷角落。杰克勉强撑着身子靠在墙上,扯扯嘴角戏谑地问道:“怎么发呆了?没想到你喜欢了这么久的人居然是个杀人犯?”

“……”奈布沉默不语。

“你委托人还没死吧?多亏你保护他,我才没有得手。现在把我扭送过去,估计赏金还能再翻倍哦。”

“……闭嘴。”

“我什么人啊,你叫闭嘴就闭嘴?”杰克今天像是吃了火药,言语间都是嘲讽的味道:“我,开膛手杰克,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轮得到你来反驳?怎么以前养着你的时候没见你这么冲?长大了翅膀硬了是吧?”

“你从来没跟我说过你是杀手。”奈布仍然低着头。

杰克还想开口,却忽然愣了。

奈布哭了。

但他很快就恢复过来,眼眶间虽然还是红的,语气却变得强硬起来:“赶紧跟我去自首,再拖下去没有好处。”

“不可能。”杰克直言拒绝。他看着奈布,张口还要说些什么,一束惨白的灯光却忽然射向他们,停住不动了。

奈布低声骂了一句,直接扳过杰克的肩膀吻上了他的唇。

白光晃了几晃就移开了,隐约传来“死基佬”的尴尬的骂声。

直到脚步声逐渐消失,奈布才放开了杰克。杰克倒是好整以暇,只不过因为持续失血脸色越发苍白,倒是奈布满脸通红,慌乱得不知所措。

杰克笑:“喂,又没有真的接吻,你害羞什么?”他摇摇头,又问道:“你这样包庇我,没问题吗?”

“……我做什么事不要你管。”奈布顶了一句回去。

“好吧好吧,那我就先走了。”杰克扶着墙站稳,晃悠着迈开步子,其间差点被地上的垃圾绊倒。奈布下意识地想去扶,立刻又站住了,怔怔地看着杰克的背影消失在巷子尽头的黑暗里。


九、
后来这起刺杀案件不了了之。

委托人虽然大发雷霆,扬言要把杀手揪出来千刀万剐然后拷问出幕后指使者再千刀万剐,但现场却没有留下一点痕迹,最终只得结案。

尽管传言有人看见一个佣兵在追着杀手出去后又偷偷回到现场,但传言到底是传言,很快就销声匿迹了。








嗯没什么想说的...
下一章在天国

评论(2)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