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开玩笑的。

你好这er夏目云w

本命很多墙头也多,最后都会回来。

重度晕车。拒绝违法行为——包括不限于监禁梗、恋童癖等。


是个一开口就会冷场的三流文手

【佣杰】关于我穿越到异世界并被要求改变剧情这件事

•如题,是奈布穿越到all佣世界并被要求把人设改回正常的故事。

•杰克终于被我放出来了!耶!

•为克利切默哀一秒









四、

奈布已经充分了解到了自己的责任之重。

这哪是要改变认知那么简单!这里的人根本都是一群疯子!最好是给脑子动个手术啊!!!

他瘫在床上啃着鸡腿——他不敢在下面吃饭,因为他觉得自己的什么东西很有可能会不保——,认真思考着要怎么样才能让这些人都不喜欢自己。

说什么“关于你的ooc世界”,实际上就是一个“所有人都喜欢小白花佣兵”的玛丽苏世界啊。

既然这样的话,让他们知道自己不是“小白花”就行了吗?还是说……

奈布把骨头往盘子里一扔,决定还是先采取行动试试。

十分钟后。

“小奈布你你你……你在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克利切大叫。

不能怪他如此失态,毕竟在他的面前,奈布刚往他的卧室里丢了一枚拉开栓环的手榴弹……然后他的卧室就炸了……

奈布耸耸肩,“在拆你的房间。别那么大惊小怪的,你看我还给你留了个手电筒……”他扬手将一个手电筒丢进目瞪口呆的克利切怀里,走过他身边时还顺便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眼前突然跳出了一行字样:“任务完成x1。”

“哦哦,还挺贴心的嘛……意思是说这么做是正确方向了?”奈布点点头。

“那么接下来,要稍微委屈一下庄园的大家了。”


“啊——!!!”

“你在干什么!放下那本书!!!”

“哥放下我的钱什么都好说……啊啊啊啊啊啊!!!”

在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混杂着部分爆炸声)中,奈布眼前的提示不断跳动着——

“任务完成x2。”

“任务完成x3。”

“任务完成x……”

经过一个下午的努力,它最后定格在了一行字上:“剩余任务:1。”



五、

“还差一个人?”奈布坐在自己的床上。

他现在仍是不敢下楼,不过这次是因为怕被其他人围殴……

“庄园里的人已经都解决了,那还剩下的就是监管者了吧?”奈布试着想象了几位监管者的样子,再配上“小奈布~”的音效,忍不住吓得一哆嗦。

但吓完了居然还觉得挺好玩的,他轮着把监管者们想象了一遍,乐的在床上打滚。

你知道想像出裘克扭着身体声音打着转喊“小奈布——”是多么好笑的一件事吗?红蝶得把般若相都笑出来吧?

除了一个人他没有去想,不如说是根本想象不出来。对于奈布来说那家伙实在太熟悉了,熟悉到一举一动都已经刻进了心里。

“只要不是杰克就好……唉,”奈布停下打滚,呈大字形躺在床上,自言自语:“他要是知道我现在是什么处境,肯定会笑的面具都掉下来吧。”

然而现实总是与期望背道而驰。

窗户猛地被风吹开,窗帘呼地飘飞起来,隐约飘起了玫瑰的芬芳。夜色与月光一并流进奈布的眼底,连带着半跪在窗台上那人的身影。

他摘下面具,微微一笑。

“这是个美丽的夜晚,不是吗,奈布?”

“杰克……?”










好的我们的男男主角【?】终于见面了!他们之间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不要走开下期更加精彩!

评论(7)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