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开玩笑的。


你好这er夏目云w


正深陷于凹凸/弹丸/小英雄/es/阿松坑内...

cp主推王最出胜朔间骨科,松沼的话是混邪【ntm

重度晕车。


是一个相当话废的垃圾文手x

「云梦双杰」如潮如汐.(一)

阿词你开了坑要记得填完啊——

临江闻词罄竹书.:

先高亮一下非友情向.非友情向.
准确的说应该是江澄单向箭.

历史时间线BUG多未修改以后可能会重修.

刚开始可能会很迷在写什么玩意稍微看到后面就可能没有那么乱了.大纲混乱请见谅

以上,大概就是这样没错但是到后期我也不能确定应该就这样不喜欢或者雷的请不要点开谢谢配合.

最后.周更.还短.小学生文笔.民国paro.介意莫观.

———————正文分界.


当江澄迷迷糊糊从床榻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没有什么光亮的不大房间却是收拾的很干净,生活用品和家具不多,但是依旧都是摆放整齐。
他想起来自己今天份的碗好像还没洗,于是迅速的想从床沿下到地上。不过他没料到一点----昨日跌至水槽旁的腿,依然还在提醒着他现在还暂时可能是个半残。

当江澄正准备忍着疼顶着他那张皱成一团的脸儿下床时屋外几声嚷嚷传入他耳内,其悲惨凄凉之程度几乎让江澄以为摔到腿的不是他江晚吟而是魏婴了。

「师姐,师弟他真的走不了路了吗!那要怎么办阿师弟他现在…」

江澄一脸宽慰。

「…日益渐重我以后可背不动他阿!」

江澄表示某人果然还是一样的人模狗样顺便提着前几日捡的小树枝也顾不上腿上的伤就冲出去准备找魏婴决一死战了。

结果就是魏婴一脸苦大仇深戚戚惨惨凄凄拽着江晚吟那刚刚拿去给江厌离打上补丁的布裤,(看似)诚恳的道歉「师弟,我的好师弟,是师兄我错了我明个儿就给你…」

然而江澄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开裂了。

江厌离只身立于缝纫机旁笑而不语。

—————

江澄和她姐姐江厌离是在一个雨夜被送到孤儿院来的。

民国初期时候的孤儿院少得可怜,也亏的那家人千辛万苦找来了。这是院长告诉他们的。顺顺带还提了那夜的雨任何之大,形情如何之可怖。
院长又在编故事吓人了。这是当时跑去偷听的魏无羡听这里时得出来的结论。

但是院长其实没有唬人的是,他们俩姐弟被送来时确确实实是携着的九瓣莲花状的银质坠子,上面刻着两人的姓名,江澄的还给了个字——江晚吟。上面纹路精致,一看就知是甚么大家族的东西。还给了院长一大笔钱,让他好生待着那俩姐弟。后来的确是这样,院长本就心善,对江澄和江厌离更是格外上心。

只可惜孩子送都给送过来了,这家以后再是如何有钱有势,也不干他们什么事了。

犹记那年江厌离才不过快九岁,就知道如何把她那六七岁大的弟弟照顾的好好的。就连有时他弟弟问她些刁钻问题,她也能答的十分完整。有时候江澄问她「为什么一直没有看见爹爹阿」,她也只道「爹爹去做官啦,很快就会来接咱们的。阿澄,莫急。我们再等等。」

这一等,就是十年。


其实刚来这小院里的时候,江澄是过的很艰难的。
这不能怨谁,只得怪他的性子生来这般,脾气不好又烦的与他人亲近。再大一点的时候几乎只是随江厌离每日去扫扫庭院或是饭后艰难无比的踩着个小凳子收拾桌上的残羹。当然,每个小孩都要干这些工作。

这种既不合群脾气差又不合群的新人肯定是得给点颜色瞧瞧,让他知道到底该怎么与人相处。
这是温晁当时的想法。


民国一九一四年.

江澄龄刚满八,江厌离也十一了,算是院中年纪较大的孩子了,故时常被院长的妻子安排去出外买菜,或是带些东西回来。

那日白天,江澄天刚亮便醒了,扭了脖子发觉对面小床上的阿姐大概早已是有出门去了。翻个身起来后就踏出了门,往柴房去了。他记得,昨日姨娘告诉他今天的工作是那一小堆柴。
着实是比他人都轻松不少,他明白。

当他刚踏入门内时,就觉得有什么不对了。

三五个人影重接而至,揉揉眼睛望了望才明,原是温晁和院里的其他男孩子。江澄看他们个个面露得意之色却不得知到底是为何,只是平日里本就不对付的很,现在相见可谓更是没什么好话。当即就开口问了一句:“你们课业都完成了?真是闲的慌。”



评论

热度(12)

  1. 夏目云暗恋桃花源. 转载了此文字
    阿词你开了坑要记得填完啊——我会每周催你更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