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开玩笑的。


你好这er夏目云w


正深陷于凹凸/弹丸/小英雄/es/家教的坑内...

cp坚定雷安/王最/all胜/朔间骨科/云狱不动摇

重度晕车。


是一个相当话废的垃圾文手x

【王最王】Kiss

•七夕贺文?


•大概是...现代背景?


•王最两人已交往并同居设定。


•超短打无脑小甜饼。


•ooc预警。


•以上,可接受的话请往下





“亲亲。”

王马小吉呈大字型趴在沙发上,朝最原终一伸出双手,神情可怜巴巴地索吻。

最原坐在电脑桌前,头也不回地答道:“我拒绝。”接着一甩鼠标,屏幕上的忍者猫愉快地向上射出马桶搋子转了三圈半跃过障碍物接着向前跑。

“呜哇——最原酱好过分啊,对恋人始乱终弃,最后还和小三跑了,以后大家找男友绝对不能选这种人啊——”王马翻了个身,对着天花板哭诉道,泫然欲泣的脸和委委屈屈的声音加起来简直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最原叹了口气,“所以说你究竟在对谁说话啊,玩个游戏都能被王马君说成陪小三我也很受伤啊。”

任由游戏中那只滑稽的猫跌下山崖,最原站起身走到沙发前,双手撑在王马的脸两旁,道:“好了,说说你到底要做什么吧?每次你用这种语气说话最后都没什么好事。”

王马笑着道:“にぃぃ…被看穿了呢。那么!作为奖励,这次我就和最原酱说说我究竟要做什么吧。靠近一点啦,要有说悄悄话的氛围。”

“你不会又要坑我吧……”

“这次不是骗你的。不听的话反而会损失超——大哦?”

“谁知道你这句是不是在说谎啊……。”嘴上抱怨着,最原还是稍微俯下了身,结果却猝不及防地被王马勾着脖子快速降下高度。

“啾。”

最原呆滞地望着王马带着几分调笑的紫眸,一时无法理解当下的情况,脸上残留着的软软的触感让他无法忘记刚刚发生的事。

“等一下......我不是说过要先跟我讲一下的吗!这么突然我的心脏受不了......”终于反应过来的最原捂着通红的脸,迅速向后退出十几步,朝王马喊道。

“我跟你说过啦,可是你不信啊。虽然说我是个骗子,但是最原酱怀疑我的时候我还是很难过的。”王马摊开手,无辜地回答道。接着坐起身,转过来面对着最原,指了指自己的脸道:“那这次我跟你提前说好啦。亲亲。”

最原犹豫了一下,最终认命般地又叹了一口气,挪到王马面前,偏过头在他的侧脸上轻轻地“啾”了一下。

王马愣了一下,随即从旁边抓起一个抱枕将脑袋埋了进去,闷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最原酱真是让我出乎意料啊哈哈哈,还有我现在没有在掩饰什么,不用猜了。”

这句话才是谎言吧。

最原想这么说。

但他却意外地心情变得很好,只是带着笑意道:“是这样吗,那就好。”






然后就
没啦

不要问我起的是什么鬼题目我也不知道

要打那么多个tag好麻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