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开玩笑的。

你好这er夏目云w

本命很多墙头也多,最后都会回来。

重度晕车。拒绝违法行为——包括不限于监禁梗、恋童癖等。


是个一开口就会冷场的三流文手

【王最王】我和王马君dokidoki的同居生活

•王最王无差注意。

•是一个单纯的学pa。

•标题和内容毫无关系。

请往下!
.

.

.
王马道:“请我吃饭就不用了,待会陪我去学校逛一逛吧。”

“诶……这样吗,好啊。”最原愣愣地点头。

“不用那么吃惊。这个学校很漂亮,我前几天就想要有一个人陪我一起走走了。”王马看出了最原的疑惑,耐心地解释了几句,稍稍用力起身轻盈地跳到地上后伸展了一下筋骨,穿好鞋推开门准备出发。

最原连忙跟上,问道:“前几天?你早就来学校了吗?”

“没错。所以我在夏日祭上才会说很快就能再见,我看过名单了。”

“请把那件事忘掉……”

王马狡黠地一笑:“会忘记的哦——不过我是个大骗子,这句话究竟是真是假还待定呢。”

“哈?”最原歪头表示不解,随即想起了什么,道:“这么说来,你的确有在夏日祭上骗我说你是邪恶组织的统领……你是指这件事吧?”

“那句话是真的哦。”

“怎么可能,你只是个普通高中生而已啊……”

“热血漫的主角大部分不都是普通高中生吗?”

“漫画和现实怎么能混为一谈?”

“にぃぃ,最原酱太较真啦,认输认输。”

“不是较真,还有别叫我最原酱……算了。”最原干脆地结束了话题。

都已经是高中生了,为什么还会和这个人像小孩子一样吵起来?最原心想,同时随意地开口问道:“我们要去哪?”

“随便走走。”王马推开门,头也不回地说。




“那是学校里最古老的树木,听说情侣一起在树枝上系丝带的话,树神会保佑他们天长地久。”

“啊……”

“教学楼后面的小树林,半夜进去可以看到有白色的身影跪在墓碑前哦。白天再去找的话,无论是人还是那块墓碑都会消失不见。”

“嗯……”

“前面是许愿谭!往水里丢一枚硬币,然后双手合十默念三遍愿望,就可以心想事成!”

“等一下,”最原打断了王马滔滔不绝的介绍,问道:“王马君不是也只早到了几天吗,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

王马回头看他,眼底满是促狭的笑意:“猜不到吗,大—侦—探?”

最原知道这又是他有意要捉弄自己,于是没有答话,只沉默地看着对方。王马见他不上当,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当然是因为刚刚那些都是我现编的啦。是在撒谎哦,撒谎。”

“哈?”

开什么玩笑……

最原还在咀嚼着王马的话,王马却已经站到了谭边,双手啪地一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什么。

你刚不是还说你在说谎吗……?最原刚想问,忽然一阵头晕,忍不住蹲了下来扶着头。

王马刚回头就看见这幅光景,问道:“怎么了?”

“没事。就是和人说话说太久容易头晕,过会就好了。”最原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无大碍。

要是开学第一天宿舍两人就接连躺进宿舍,那可就有点滑稽了。

“哇,和人说太久话居然还会头晕,你是从哪个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公主吗。”王马调笑了几句,又认真地再问了一遍:“真的没事吗?”

“真的没……”最原抬头,说到一半停下了。

王马的眼神很奇怪。

该怎么形容呢……就像是在解剖小动物时,你仔细观察、审视着它时,满怀好奇却又冰冷无情的眼神。

对方正在分析他。

察觉到这一点的最原立刻垂下了眼帘,若无其事地站起来道:“真的没事了,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吗。”

王马撅起嘴,小声嘀咕了一句“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了”,没再说什么。两人也没有了散步的兴致,草草逛了一会儿后便打道回府。









好像很久没更新了...良心有点痛

【王最王】我和王马君dokidoki的同居生活

•王最王无差注意。

•是一个单纯的学pa。

•标题和内容毫无关系。

•没话讲了请往下w

.

.

.

“咻——啪!”金灿灿的烟花绽放在天空。


今天是夏日祭。


长街上的小摊前点起了红色的灯笼,温暖的亮光下食物的香气逐渐弥漫开来,一个个推车前人影攒动,小孩子们举着刚买来的苹果糖,咯咯笑着在熙攘的人群中穿梭。


最原避让开两个打闹的孩子,不自在地扯了扯身上白色的浴衣。这件衣服是他几年前买的,现在已经有些小了,下摆只刚好过了膝盖。


他是被百田死缠烂打地拉过来的,但现在那家伙已经大喊着“春卷——!”跑得不见踪影了。


“这条街上哪有春卷摊啊……?”他丧气地叹了口气,放弃了寻找那个不靠谱的家伙的打算,停下了脚步。


不自觉间已经走了很远,左边在卖章鱼烧,右边是个捞金鱼的摊子。戴着面具的孩子们围在水池边,偶尔捞到了的得意地举高网兜向其他人炫耀,激起一片惊叹声。


其中有个紫发的孩子怎么也捞不到,鼓着腮帮子发脾气似的把网兜在池中乱搅,水珠飞溅打湿了他漂亮的黑色浴衣。最原看了好笑,上前去道了声“我帮你捞吧”便拿过网兜,瞄准了一条游得正欢的小鱼,迅速将网兜没入水中往前一捞一提,金色的小鱼便躺进了兜中甩尾巴。


“给你。捞不到的时候不要心急,要看准了鱼游的方向来。”他将网兜交到孩子手上,顺带着揉了揉对方柔软的头发。


孩子明显愣了一下,抬起戴着小丑面具的脸看他。最原有点尴尬地笑了笑,心想自己这么唐突可别惹哭了人家,刚打算张嘴道歉,孩子就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谢谢哥哥。”孩子站起身,一双同样是紫色的眼睛似是调侃地看向最原。他松了口气,简单的告别后急匆匆的离开了——百田正在不远处朝他招手,身旁还站着个梳双马尾的女孩。


“哟最原!这是春卷,我最近新认识的朋友。春卷,这是我跟你提到过的,我的小弟最原……啊疼疼疼放手!还是不乐意我叫你春卷吗?明明很可爱啊……”


最原无言地看着眼前还没跟自己说上两句话就打起来(或者说单方面围殴)的两人,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就此走开比较好的问题。


袖子动了动,最原回头一看,刚才的孩子正拽着他的浴衣。见最原奇怪地盯着他,孩子举起手中透明的小罐子:“这个是你捞的,送给你吧。我自己也已经捞到了一条鱼,所以请放心的收下。”


最原一边接过罐子一边暗想是哪家的孩子这么有礼貌,随口问道:“你的名字是什么?”


“王马小吉,是一个邪恶组织的大总统哦!”


肯定是小孩子说大话吧。他笑了笑,认真地道:“我是最原终一,普通的见习侦探而已。”见旁边那两个人已有和好的趋势,补道:“我要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见吧。”


王马面具下的嘴角勾了勾,小声道:“我们应该很快就会再见面啦……最原终一同学。”

.
.
.

“这还真是……很快就再见了啊。”


新高一生最原拖着箱子站在自己的宿舍门前,嘴角不自然的歪了歪。


门上的姓名牌清楚地写着:王马小吉,最原终一。


心情好复杂……当时被自己误认成小孩子的人居然是同龄而且还是舍友,这种发展实在是太尴尬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道一声“失礼了”便走了进去。


王马人不在,他的东西却已经整整齐齐地摆好了,宿舍也被打扫过,透亮的窗户被打开来通风,厚重的深色窗帘微微拂动。


看起来是个爱干净的人,希望能好好相处吧。


最原把箱子放倒在地上,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


身后的门突然被推开,随着“我回来啦——!”的一声叫喊,王马冲了进来……


……本来是要冲进来。


王马恰好被最原摊开的箱子绊倒了,整个人呈大字形向前扑倒,眼看着即将要被波及到的最原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闪。


于是王马就这么摔在了地上。


“对不起你没事吧!”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最原赶紧去扶对方。


王马被摔的有些晕,听见他的关心下意识地告诉对方自己没事并抬起头笑了一下。然而他满脸都是血,这个用来拉近距离的笑变得更像是恐怖片,最原只能赶紧把他送到了医务室。


向医生解释受伤原因时医务室瞬间被笑声淹没,各个同样第一天就进了医务室的倒霉家伙无一例外地对他们表示同情,最原木着一张脸当作没听到,倒是王马和旁边的人一起大笑,一点也不像受伤的人。


后来医生大发慈悲让王马在隔壁房的床上休息,最原留下来陪着他。


“那个……王马君,你送我的金鱼现在还活的很好哦。”最原首先打破了沉默。


“啊这样吗,那就太好了。我的金鱼也很有活力呢。”


然后气氛就凝固了。


最原搜肠刮肚地想找点话题出来,奈何他腹中各种犯罪案例虽多用来关系破冰的笑话却少。待他终于想到了能说的话,抬头一看对方却已经睡着了。


他松了一口气,向后一靠靠在椅背上,认真地打量起自己的新同学。


长得很好看……或者说是可爱吧,对于高中生来说有点幼齿,这张脸就算被认成小学生也不为过。


还没说上几句话就又是把对方当成小孩又是害人家破相,王马君以后该不会把我划入“讨厌的人”范围吧?到底是同一个宿舍的,关系不好可就糟了,下次请他吃饭吧……


最原漫无边际地想着,身子一歪眼皮一闭也睡着了。









tag好多打起来好麻烦

标题改了好几次排版都不好看...。

【王最王】关于一个骗子的死前独白

•ooc注意⚠️

•意识流极速五分钟产物

•原设背景下小吉和最原双箭头设定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
.
.
“最原酱,你说,未来的我会变成什么样呢。

“会变得让自己讨厌吗?能够好好地生活下去吗?仍然热衷于撒谎吗?会像现在一样爱你吗?

“不过无论我变成什么样,最原酱一定是不会变的吧。遭遇了挫折也好,信念被否定也好,甚至生离死别也好,你也会一直一直坚定不移地走下去的吧。你就是这样的人呢,にぃぃ。所以我才这么喜欢你。

“要是可以的话,希望自己可以见证呢。但是对不起,在这里就要对你say good bye啦。虽然不甘心但也没有办法。

“……带着没有未来的我的思念一起,去往新世界吧。”

【王最王】Kiss

•七夕贺文。


•大概是...现代背景?


•王最两人已交往并同居设定。


•超短打无脑小甜饼。


•ooc预警。


•以上,可接受的话请往下





“亲亲。”

王马小吉呈大字型趴在沙发上,朝最原终一伸出双手,神情可怜巴巴地索吻。

最原坐在电脑桌前,头也不回地答道:“我拒绝。”接着一甩鼠标,屏幕上的忍者猫愉快地向上射出马桶搋子转了三圈半跃过障碍物接着向前跑。

“呜哇——最原酱好过分啊,对恋人始乱终弃,最后还和小三跑了,以后大家找男友绝对不能选这种人啊——”王马翻了个身,对着天花板哭诉道,泫然欲泣的脸和委委屈屈的声音加起来简直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最原叹了口气,“所以说你究竟在对谁说话啊,玩个游戏都能被王马君说成陪小三我也很受伤啊。”

任由游戏中那只滑稽的猫跌下山崖,最原站起身走到沙发前,双手撑在王马的脸两旁,道:“好了,说说你到底要做什么吧?每次你用这种语气说话最后都没什么好事。”

王马笑着道:“にぃぃ…被看穿了呢。那么!作为奖励,这次我就和最原酱说说我究竟要做什么吧。靠近一点啦,要有说悄悄话的氛围。”

“你不会又要坑我吧……”

“这次不是骗你的。不听的话反而会损失超——大哦?”

“谁知道你这句是不是在说谎啊……。”嘴上抱怨着,最原还是稍微俯下了身,结果却猝不及防地被王马勾着脖子快速降下高度。

“啾。”

最原呆滞地望着王马带着几分调笑的紫眸,一时无法理解当下的情况,脸上残留着的软软的触感让他无法忘记刚刚发生的事。

“等一下......我不是说过要先跟我讲一下的吗!这么突然我的心脏受不了......”终于反应过来的最原捂着通红的脸,迅速向后退出十几步,朝王马喊道。

“我跟你说过啦,可是你不信啊。虽然说我是个骗子,但是最原酱怀疑我的时候我还是很难过的。”王马摊开手,无辜地回答道。接着坐起身,转过来面对着最原,指了指自己的脸道:“那这次我跟你提前说好啦。亲亲。”

最原犹豫了一下,最终认命般地又叹了一口气,挪到王马面前,偏过头在他的侧脸上轻轻地“啾”了一下。

王马愣了一下,随即从旁边抓起一个抱枕将脑袋埋了进去,闷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最原酱真是让我出乎意料啊哈哈哈,还有我现在没有在掩饰什么,不用猜了。”

这句话才是谎言吧。

最原想这么说。

但他却意外地心情变得很好,只是带着笑意道:“是这样吗,那就好。”






然后就
没啦

不要问我起的是什么鬼题目我也不知道

要打那么多个tag好麻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