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开玩笑的。

你好这er夏目云w
本命很多墙头也多,最后都会回来
脾气算好 平常温和待人 但ky上门我一定要踹爆狗头
qq 572940782 欢迎来找我玩鸭!


是个一开口就会冷场的三流文手

【124】圣诞节这天得知自己身患绝症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过去捏造注意。
•一松第一视角。
•ooc预警。
已经过了标题的时间了……
.
.
.
昏黄的灯光不均匀地打在颇有年代的木头吧台上,通过玻璃杯的映射进入我的眼里。环绕着耳边的是若有若无的轻柔旋律,酝酿出温暖的安心氛围。
我把酒杯往前推了推,道:“老板,再来一杯。”
“还喝啊?再喝下去回家的路都找不到了吧。”老板瞟了我一眼,熟练地给我斟满了酒。
“回不去更好。”我把下巴搁在吧台上,注视着玻璃杯里金色的酒液不断摇晃,直到它完全平静下来。
自从那天以来已经过了一周了。我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但据椴松所说,空松对小松告白了,那个女孩只是小松恋爱顾问(自称)。
既然是两情相悦,恐怕现在已经正式地开始交往了吧。
那两个笨蛋就没考虑过以后该怎么办吗?兄弟之间倒无所谓,要怎么跟父母解释啊……社会上也……真向往啊,只要和对方在一起就对未来有无限自信什么的。像我这种人肯定没戏的吧。
我当初是为什么会喜欢上这种笨蛋啊?
说起来,好像是在高中的时候……

我以前的性格没有现在这么阴暗。
即便如此,我还是受到了同班同学的孤立,甚至被围殴。
当然我是能够应付下来的,通常都是我打败所有人然后离开,慢慢地就很少有人当面找我茬了。但我常常负伤,毕竟我是赤手空拳,对方连刀具都敢拿出来——都是些不珍惜自己命的人,自然也不会珍惜别人的命。
在那段堪称黑暗的时期里,只有空松对我伸出援手……他替我包扎伤口,在我被逼到绝境时及时前来支援,还一脸臭屁地说“要是想哭的话就来找我好了brother”。就算我烦躁地朝他大吼大叫乱扔东西,他也完全没有反省的意思。
虽然有点扯……但我就是在那时喜欢上了空松。或者说,我以为自己喜欢空松,结果从此在暗恋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现在终于撞上了南墙。
也好,这样一来自己这悲剧般的暗恋史终于可以结束了。只要牢记空松喜欢的人是小松,每天对自己念几百遍“你喜欢的人是不会喜欢你的”,终有一天会放下这段感情,重新将他作为兄弟看待的吧。
我在心里暗自下定了决心。
没错,这样才是正常的,我本来就不该去喜欢别人,也不该奢望有人喜欢我啊。
我站起身,打算结账回家。
一摸口袋。
“……老板,我可以赊账吗?”
“给我留下来洗杯子。”

评论(2)

热度(19)